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美聯儲轉趨強硬—為甚麼亞洲債券投資者不應過份擔心

不斷上升的通脹加上美國聯儲局最近轉趨強硬,在亞洲債券市場引發了對第二次「緊縮恐慌」(Taper Tantrum)的憂慮。但是否有需要擔心的地方?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2021年6月,實施超過一年超寬鬆貨幣政策後,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轉向較為強硬的立場,超出市場所料。當中的「點陣圖」(dot-plot)展望顯示,目前大多數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FOMC)成員認為,央行將在2023年底前至少加息兩次1 。這與更高通脹預測和表明美聯儲將開始討論縮减購買債券規模可能性的聲明有關 2

你可能認為這些舉動太過微細,算不上「強硬」,但在目前環境下,即使是美聯儲最輕微的舉動亦足以引起市場強烈的反應。在這情況下,考慮到先前一再保證尚未需要縮減購買債券規模和加息,這項公布令市場不安。隨著美國通脹率持續創歷史新高 3,有關任何緊縮政策可能對亞洲債券造成影響的憂慮可想而知已經出現。

亞洲債券投資者應該擔心嗎? 數據顯示毋須擔心。

國債收益率走勢相反
美聯儲更強硬的作風可能意味著國債收益率上升。雖然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確實增加了約10個基點,在2021年6月16日達1.57%4 ,但卻迅速回落。截至2021年7月23日已跌至1.29%,下跌了近30個基點,為2021年2月以來新低。

導致這種轉向的可能性原因是甚麼? 光說當然容易。美聯儲可能已經談論過加快縮減和加息的問題,但最終只是討論,沒有立即採取相關行動。同時,更多具體因素正引發市場對未來經濟增長的憂慮,收益率正隨著投資者轉向避險資產而被壓低。

當中主要因素是再次變得嚴重的新冠病毒疫情。儘管疫苗接種計劃開展時充滿希望,但礙於組織方面的障礙或公眾質疑(特別是在老年人當中出現),計劃進展並不順利。美國有三分之一符合條件的成年人尚未接種疫苗,該國目前的每日接種量不到50萬劑5 。病例再次急升,為廣泛的經濟復甦前景帶來負面影響 6。每週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出乎意料地激增,令情況雪上加霜 7

另一個可能的因素是美聯儲持續每月購買價值1,200億美元的債券8 。考慮到高收益債券的收益率一直保持相對穩定 9,數據似乎支持了一項假設:美聯儲的購買行動正在支撐國債的價格,並拉低收益率。

情況遠遠未及2013年的緊縮恐慌
即使在美聯儲採取更強硬作風,加上通脹不斷上升的情況下,美國國債收益率的下降趨勢顯示市場遠未到重現2013年的緊縮恐慌。

當時,在美聯儲暗示將縮減債券購買量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2013年5月至9月期間飆升140個基點 10。這刺激了許多新興市場債券的大量資本外流,推動收益率上升,但亦對其股市和貨幣產生了負面影響。

這不同於我們目前看到的情況。相反,美聯儲的「緊縮言論」遭更多影響到收益率的實質性因素所抵銷。而且,該言論非但沒有損害亞洲債券,反而帶來意外好處。

收益率提升的特點顯得更吸引
與已發展市場債券相比,亞洲債券的其中一個主要吸引之處一直是收益率提升。今時今日,美國國債收益率下降,儘管亞洲債券的收益率亦普遍在下降,但其收益率提升仍變得更吸引 11。例如,截至2021年7月23日,中國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目前的收益率比美國10年期國債高出1.62% 12。印尼的收益率提升為5.01%,而菲律賓為2.61%。

因此,外國資金流入激增亦不足為奇。2021年6月的數據顯示,外資對亞洲債券的購買量為兩年來最高 13。這不僅限於高收益市場,南韓和泰國等低收益地區也出現創紀錄的資金流入 14。同時,股市因憂慮新冠病毒感染人數上升而正經歷資金外流。

基本面更強,但要注意風險
除了收益率的走勢正往可能出現的緊縮恐慌所指向的方向相反發展外,亞洲的基本面亦更為穩健。受2013年的經歷所影響,區內的央行已建立了緩衝機制,防範任何潛在的收益率飆升:2020年,其外匯儲備增加了4,677億美元,是自2013年以來最多 15

這並非要淡化任何挑戰。風險較高的企業債券確實更易受收益率上升所影響,因為其負債較高,利率敏感度較高,而且期限通常較短。倘將注意力集中在政府債券上,投資者可在控制風險的同時,享受實質性的收益率提升並分散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