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即將到來的美國大選:特朗普對拜登為亞洲債券市場帶來的影響

距離美國選民投票不足兩個月,投資者日益關注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和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令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退位及贏得總統選舉,將會對債券市場造成什麼影響。我們認為,無論哪位候選人在 11 月 3 日的大選中勝出,亞洲固定收益市場的正面背景將仍然不變。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特朗普與拜登的主要政策差異

倘若特朗普成功連任,我們預計他將延續現行政策,而白宮將擁護華爾街、減稅及放寬企業監管。另外,他很可能維持對中國的進取外交政策。

對於拜登,他至目前主要關注本土策略,探討收入再分配,提高企業稅率和資本利得稅。在國際方面,由於拜登對於中國的態度較為溫和,拜登勝選似乎有利於亞洲。特別地,貿易緊張局勢的緩解將會改變區內的形勢,即使沒有即時解除目前針對中國徵收的關稅,但較為溫和的大環境將有利於區內貨幣波動,尤其是資金應該會再度流入的人民幣。 

在美元方面,美元自從 3 月份從九年高位回落,現已下跌約 9%。1 無論 11 月份的大選結果如何,美元失去其避風港地位的機率均很小,並且預計會發生資本外流,尤其是當投資者重新分配資本至經濟增長更快之新興市場。

利率的未來方向

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追求的低利率環境不會轉為加息的危機。自從上台以來,總統特朗普一直鼓勵美聯儲抑制利率。自從 3 月份以來,短期利率維持在極低的水平。以及該中央銀行改變其政策為平均通脹目標,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表示將在一段時間內接受較高的通脹率,然後才會作出加息回應。

事實上,9 月中旬,美聯儲保持利率不變,目標範圍為 0%-0.25%,並且提到可能至少在 2023 年底之前將利率維持在這個水平。

拜登不大可能遠離這個立場。雖然他對美國經濟的看法異於特朗普,但貨幣政策將會保持寬鬆。

這個背景最終有利於新興市場債,隨著美國利率接近零,投資者將在其他領域尋找收益率。

支援性的亞洲中央銀行政策

新興市場債也得到亞洲當局的支持。亞洲各地的中央銀行政策一直回應及配合市場變化,及提供流動性。

亞洲的利率全線下調。該等行動再加上債券通的使用量不斷增加及中國政府債獲納入國際指數,也促進亞洲債券發展。 

由於美聯儲的利率幾乎為 0% 及一些歐洲政府債處於負收益率水平,中國債的吸引力十分明顯。拜登贏得大選會預示出現更加溫和的大環境,意味著中國債券市場的每月淨流入將會繼續上升,而中國債券市場在 2020 年 7 月的淨流入總額接近 110 億美元。2

優質債的需求旺盛

雖然目前正討論疫情後的世界,但現實是投資者仍然重點關注投資級債務,這種情況在可預見的未來不太可能發生改變。

在最初的恐慌性封城過後,亞洲的主權發行人便快速開始行動。在新冠疫情危機最嚴重的 4 月初,印尼能夠發行 43 億美元三檔債券(Three-tranche Bond),並且獲得超過 2.5 倍的超額認購。3

僅在數週後,菲律賓能夠成功發行 23.5 億美元的雙檔(Double-tranche) 10 年期和 25 年期債券,而且幾乎不存在新發行溢價。4投資者認為兩檔債券有 2.465% 和 2.95% 的收益率已經滿足。4

較美國國債收益率可觀

雖然亞洲本地貨幣債券收益率已經回落,例如馬來西亞 10 年期本地貨幣債券收益率自從 7 月份以來已經下跌超過 20 基點,但收益率相比美國國債較佳的情況會持續。5

對於馬來西亞,收益率目前超過 200 基點,而中國的收益率接近 250 基點。5

這種吸引力使投資者轉而關注本地貨幣債券。

美國大選結果目前難以預測,並且選情預測在投票日之前會搖擺不定。但無論誰入主白宮,投資者可能會在亞洲債市場找到符合他們所期望的回報和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