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滯脹憂慮和亞洲債券——影響是什麽?

債券投資者正在應對迫在眉睫的滯脹威脅。隨著衰退風險加劇,他們可以在哪裡尋求避風港?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及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新加坡公司主管


無論您轉戰哪個投資領域,滯脹均揮之不去。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透過鷹派加息以抑制通脹的承諾絲毫沒有動搖1,在美聯儲的推動下,環球各地央行被迫收緊貨幣政策或因貨幣貶值而面臨輸入性通脹。

即使各地央行收緊政策,供應鏈混亂、俄烏戰爭以及中國持續的疫情防控措施仍然繼續助長通脹壓力,同時對經濟增長造成壓力。世界銀行預計 2022 年環球增長率將為 2.9%,而 2021 年為 5.7%——低於 2022 年 1 月估計的 4.1%。2 這導致人們擔憂眾多市場可能進入經濟萎縮且通脹高企的滯脹期。

鑒於這種可能性,有必要探討滯脹環境對環球債券投資者的影響,首先第一個問題是:

滯脹通常如何影響債券?

滯脹環境最重要的方面是收益率上升,因為央行加息以控制通脹。接著,經濟放緩帶來額外的挑戰。這將會增加違約風險,尤其是對於高收益債券等評級較低的債券而言。標普最近預測,倘若利率和通脹繼續飆升,全球虧損企業的比例到2023年可能會翻一倍,達到 17%。3 該等更大的風險將無可避免地反映於借貸成本——從而進一步推高收益率。

簡而言之,就其對債券的影響而言,滯脹類似於極端的通脹。儘管如此,我們應該注意的是,切勿將當前的經濟環境等同於1970年代的滯脹期,因為它們之間存在顯著的差異。一方面,加息幅度相比之下很小。70年代的失業率亦創下歷史新高4,這與當今緊缺的勞工市場形成鮮明對比。

尋找滯脹避風港

儘管我們可能與1970年代的情況相去甚遠,但毫無疑問的是,滯脹很大可能會對債券價格產生負面影響。隨著滯脹的可能性繼續增加,債券投資者的問題變成了——有沒有避風港?

我們認為這個問題的一個自然答案是亞洲本地貨幣政府債券。但在深入探討原因之前,讓我們先看看為何美國應該是尋求避免滯脹影響之投資者的最後選擇。

美國經濟衰退的概率為89%?

鑒於通脹居高不下,經濟衰退將正式使美國陷入滯脹。儘管美聯儲的目標是實現所謂的經濟「軟著陸」,即在不引發經濟衰退的情況下透過加息拉低通脹,但美國實現這一點的希望不大。

事實上,統計數據顯示,美聯儲之前曾九次試圖降低持續高企的通脹,其中有八次導致了隨後的經濟衰退5。根據這個記錄,美國將有89%的機率陷入衰退,這將導致至少短暫的滯脹。

相比之下,亞洲的經濟和貨幣狀況似乎更能抵禦滯脹威脅。

評估亞洲防禦滯脹的能力

亞洲絕不能倖免於滯脹挑戰。然而,由於兩個核心原因,我們認為該等風險顯著降低——通脹較低和衰退緩衝。

首先,與西方相比,亞洲的通脹更加溫和。此外,大多數亞洲央行已經開始了緊縮週期,以協助緩解該等壓力。儘管有跡象表明通脹率近期有所上升,但陷入衰退的機率仍然相對較低。

最近的一項經濟調查顯示,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亞洲陷入衰退的機率在 25% 或以下6。當我們剖析數據時,情況更加令人鼓舞。只有南韓為25%,而中國為20%,馬來西亞為13%,泰國為10%,菲律賓為8%,印尼為3%。在旅遊人數和出口恢復7以及加息幅度較小的背景下,東南亞經濟體似乎尤其具有韌性。

收益率可能已經見頂

最後一點,除了亞洲經濟體滯脹風險較低之外,大多數亞洲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收益率似乎正在見頂。對於眾多市場而言,收益率已經超過了美聯儲在 2018年上一次加息週期出現的收益率。8 這意味著隨著我們進入2022年下半年,該等債券很可能出現反彈。

儘管亞洲可能是債券投資者尋求滯脹避風港的最佳機會,但他們應該避免不惜一切代價追逐收益。例如,亞洲的高收益債券行業仍然受到中國房地產債務危機的餘波影響9。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明智之舉可能是堅持持有更加熟悉的債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