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兩股相左的力量——應對通脹和 Delta 變種病毒疫情

持續上升的通脹正在對收益率造成上行壓力,而飆升的 Delta 變種病毒病例正在抑制風險情緒。債券投資者應該如何應對該等相左的力量?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隨著通脹上升和席捲全球的 Delta 變體病毒疫情這兩個重大主題成為頭條新聞,所有資產類別的投資者均在評估這些風險將如何影響他們的投資組合。然而,債券投資者可能面臨更大程度的不確定性。因為與股票不同的是,通脹力量和疫情惡化對固定收益價格施加相左的壓力。
 
一方面,較高的通脹預期往往會推高收益率(並且價格下降)。因此,投資者預計央行透過收緊貨幣政策進行應對,這意味著上調利率或縮減債券購買計劃。
 
與此同時,快速發展的 Delta 變種病毒疫情正在削弱經濟信心——令人對今年早前預測的強勁經濟復甦會否實現產生懷疑。因此,隨著風險胃納下降,投資者往往傾向於轉戰債券市場。資金流入的潛在結果是價格升高及收益率下降。
 
在亞洲,我們已經看到該等相左壓力的跡象。
 
韓國央行加息,而通脹導致中國債券收益率飆升

2021 年 8 月 26 日,韓國央行上調政策利率 0.25%——是近三年來的首次加息1。這也是亞洲主要央行首次嘗試退出疫情期間盛行的寬鬆貨幣政策。該行行長亦保持鷹派語調,暗示可能會進一步加息。
 
自宣佈加息以來,10 年期韓國政府債券的收益率呈上升趨勢 - 截至 2021 年 9 月 17 日上漲了 0.145%2。當然,通脹僅是支持這次加息的因素之一。該央行亦擔憂不斷攀升的消費者債務將會對經濟造成潛在威脅。
 
與此同時,在中國,8 月份數據顯示出廠價通脹率已經達到 9%,創下 13 年來的最高水平,並且導致收益率趨勢逆轉3。自 2021 年 6 月中旬以來,中國 10 年期政府債券收益率一直呈下降趨勢。但意外的通脹數據造成了自 2020 年 7 月以來最大的單日漲幅4
 
Delta 變體病毒病例飆升抑制風險情緒

然而,與此同時,Delta 變體病毒疫情在該地區的持續蔓延抑制風險情緒及阻止其他潛在加息。例如,即使在南韓,政策制定者早在 2021 年 5 月就表示可能加息5。然而,第四波疫情引發了更嚴厲的封城政策——可能導致加息時間延遲。
 
這些發展對亞洲固定收益的影響因信貸質素而異。例如,高收益債券自 2021 年 6 月以來大幅下跌6
 
政府債券的走勢則完全不同。儘管存在波動,但收益率總體上保持相對穩定7。甚至在南韓和中國亦是如此。儘管自加息以來,10 年期南韓政府債的收益率一直在上升,但仍低於 2021 年的高位8。在中國,雖然通脹數據確實帶動了收益率上升,但仍遠低於過去數月的水平9
 
該等數據可能為債券投資者指明最佳方式以應對通脹上升和 Delta 變種病毒病例飆升的雙重風險。
 
採用長遠看法

沒有人知道通脹和 Delta 變種病毒的組合將在短期內造成什麽影響。透過將我們的視角擴大至較長時期,我們可以超越這種短期的不確定性並提出一個關鍵問題:哪類固定收益資產能夠在豐厚的收益率、可接受的風險和多元化之間達致平衡?
 
我們的觀點是,本地貨幣亞洲主權債券符合這些較長期標準。在收益率方面,它仍有不錯的提升。例如,截至 2021 年 9 月中旬,中國 10 年期政府債券的收益率比美國 10 年期政府債券高 1.55%。在南韓,這個數字是 0.76%,而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等國家,收益率分別提升4.79% 和 1.95%10, 11
 
重要的是,該等地方的主權地位意味著,投資者可以在不犧牲太多信用質素的情況下取得額外收益。企業債券的情況並非如此。與此同時,持有本地貨幣亞洲主權債券的多元化優勢有助於進一步擴大持有規模。
 
風險依然存在——但亞洲主權債券整體而言前景看好

我們仍然必須承認及留意風險——尤其是在較弱的國家。例如,印尼、菲律賓和泰國的疫苗接種比例仍然相對較低12, 13。印尼持續的債務貨幣化亦帶來風險14,儘管印尼政府考慮到不斷增長的赤字而縮減了發債規模15, 16
 
整體而言,亞洲主權債券的前景仍然看好。除了上述因素外,亞洲經濟體在防範美國聯邦儲備局縮減方面亦受到了更好的保護。這要歸功於更高的外匯儲備、改善的經常帳餘額及被低估的貨幣17。投資者似乎亦認同這一點——總體而言,亞洲債券已連續 15 個月出現外資流入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