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從新興市場學校畢業

亞洲債券可能仍然是廣泛新興市場資產類別的學生,但亞洲債券並非單一體。某些市場(例如中國和印尼)通常被稱為新興市場,韓國、香港和新加坡等其他市場則被普遍認為是已發展市場。因此,亞洲固定收益兼具新興市場和已發展市場的特徵,但是從多個方面而言,它已經領先於很多同等市場,並且似乎很快從新興市場學校畢業。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歷史而言,15 年並非一個特別長的期間;但對於本地貨幣債券市場而言,15 年足以讓它們發展成熟,成為一個帶來新機會的資產類別,並且日益受到投資者的關注。

這種發展涉及多個領域,包括特定債券市場增長倡議、發行量增加以加強流動性及越來越多的外國投資者參與。

1998 年亞洲金融危機引發了亞洲貨幣大幅貶值,多隻貨幣暴跌 30 – 40%。這暴露了承擔短期外幣債務但同時依賴長期本地貨幣產生資產還債的危險,即貨幣和到期日錯配。

雖然 1998 年危機在區內摧生了活躍的本地貨幣債券市場,但直至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該市場才開始快速增長。認識到使用大量外幣債務的風險,亞洲政府轉向本地貨幣債券市場為刺激方案籌資,以對抗經濟下行;並且隨著全球流動性開始枯竭,當地企業也求助於這個市場。

雖然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導致本地貨幣債券市場暫時破壞及資本外流,但是在全球推行財政刺激和貨幣寬鬆政策的背景下,持久的宏觀基本面迅速恢復和鞏固投資者信心。

區內政策制定者執行的各種市場改革措施亦增強投資者信心,包括透過本地貨幣債券市場鞏固金融穩定性的措施、匯集區內中央銀行的國際儲備以投資於美元計值主權和半主權債。

即使全球金融危機已過,區內繼續推出改革措施,包括成立Asian Bond Market Forum (ABMF)、建立Credit Guarantee and Investment Facility (CGIF) 及實施ASEAN+3 Multicurrency Bond Issuance Framework (AMBIF)。所有上述措施有助標準化和協調市場處理方法、債券發行、投資過程和監管,以致令交易更容易。

各地政府及其中央銀行也變得更加透明以爭取投資者的支持,例如主動和及時公佈轉變貨幣政策。中央銀行被視為大致獨立,並且政治環境仍然較為穩定,尤其是與非亞洲同類新興市場比較。

這有助於亞洲本地貨幣債券市場在過去 15 年大幅增長,資產從 2005 年底的約 2 萬億美元增長八倍至 2019 年 12 月的 16 萬億美元。2

中國的增幅最大,從 2004 年底的 6,170 億美元增長至 2019 年 12 月的超過 12 萬億美元。同期,香港從 780 億美元飆升至 2,910 億美元,緊隨其後的是從 6,570 億美元增長至 2.1 萬億美元的韓國,以及從 970 億美元攀升至 3,630 億美元的馬來西亞等等。3

各地政府也開始上調長期債券的發行量,以滿足市場對存續期更長之投資資產不斷增長的需求。例如,於 2004 年底,到期日超過 10 年的政府證券在菲律賓所有發行中的佔比為 5.2%,而這個比率在 2019 年底上升至 36.0%。在韓國,該等長期債券在所有發行中的佔比從僅為 0.4% 飆升至 2019 年 9 月的 33.9%。3

從流動性角度而言也出現了重大改善。交易量已經全線上升。中國的交易量從2004 年的 3,410 億美元飆升至 2019 年首三個季度的 13.9 萬億美元。在印尼,2019 年的交易量較 2004 年增長近十倍。3 此外,雖然其他經濟體的交易量增幅沒有這麼高,但仍然明顯增長。

這也反映於不斷收窄的買賣價差。中國的價差從 2004 年的 32.5 個基點收窄至 2019 年的 1.1 個基點,印尼從 21.4 個基點收窄至 4.1 個基點,菲律賓從 25.0 個基點收窄至 2.8 個基點。3

所有上述發展導致了外國投資者對亞洲本地貨幣債券市場的參與度增加。中國的本地貨幣政府債券外國持有比例從 2014 年底的 2.5% 增長超過一倍至 2019 年底的 5.8%。除了中國外,其他亞洲地區的外國持有比例呈現大幅度增長。例如在印尼,這個比例從 2004 年底的 2.7% 飆升至 2019 年底的 38.6%。同期,韓國從 0.4% 增長至 12.3%,泰國從 2.0% 增長至 17.0%。3

儘管市場憂慮新冠肺炎疫情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這些新特徵為亞洲本地貨幣債券市場的長期增長奠定了基礎。部分原因是當地政府繼續從該市場取得增長相關融資,但是本地貨幣債券發行將變得日益關鍵還有其他原因。

首先,亞洲經濟體強勁的宏觀基本因素和更具活力的經濟增長將可能為私人行業固定投資創造巨大的融資需求。第二,本地貨幣債券市場有助於滿足不斷增長的基建投資需求。第三,整個區內的收入和財富水平增長必然帶來進一步的投資機會,本地貨幣債券可作為一個潛在的投資渠道。第四,本地貨幣債券是當地機構投資者(例如養老金)的重要投資工具。最後,國際企業繼續在亞洲建立辦事處和工廠,並將利用市場滿足其區域融資需求。

所有上述發展為亞洲本地貨幣債券奠定堅實的基礎,以成為一個具策略性的資產類別,而不僅是一個戰術資產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