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探索亞洲綠色金融的風險與機遇

亞洲綠色債券正在蓬勃發展,預料這種增長將會延續。然而,隨著更多機會的出現,投資者應該留意與這個細分市場相關的風險和利弊。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及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新加坡公司主管


隨著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落下帷幕,市場對綠色金融的熱情依然高漲。無論這股熱潮是否會轉化為任何重大的氣候突破,它可能會促進國債和超國家綠色債券的全球銷售。

到2021年底,全球綠色債券發行規模有望達到5,000億美元1 。這已經是一個驚人的數字。此外,在2022年,投資者預計這個數字將增長一倍,達到1萬億美元2 。很多人樂觀地認為這個數字到2025年可能會突破5萬億美元。

從發行總量來看,亞洲仍落後於其他地區,但正在取得實質性進展。截至2021年10月,亞太地區的道德債券銷售額達到1,850億美元,年度增長率為120%3。該地區約60%的總發行量(近1,100億美元)是綠色債券。

這令人鼓舞,因為研究表明亞洲在氣候變化的影響方面最可能首當其衝。McKinsey的一項研究發現,在面臨氣候變化風險的全球GDP總額中,亞洲佔比超過三分之二4。更重要的是隨著亞洲綠色債券變得越來越接近「常態」,機會正在湧現。

亞洲綠色債券發行量持續增長:來自政府和超國家機構的支持

考慮到氣候變化對亞洲造成的風險,綠色債券舉措得到區域政府和超國家機構的大力支持並不足為奇。

例如,國際結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BIS)宣佈一項亞洲綠色債券基金,旨在將全球央行儲備引流至區內的綠色項目5。這是國際結算銀行其他綠色債券基金之外的額外項目。同樣,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亦提高了氣候融資目標。亞洲開發銀行目前的目標是向發展中成員國提供1,000億美元的資金6

2021年9月下旬,IHS Markit修改了其亞洲債券指數,以容納道德固定收益市場的增長。由於新發行的綠色債券規模可能小於「標準」債券,因此未能符合被納入其iBoxx ABF Pan-Asia或iBoxx Asia ex-Japan 指數的資格,因此該指數供應商降低了本地貨幣綠色債券的最低合資格規模7。這會增強可投資性,從而有助於提升投資水平。

中國政府的支持力度一直擴大,正超越日本和南韓,成為區內最大的環境、社會和管治(ESG)債券發行國。中國的中央銀行發佈了多項旨在促進道德融資的指導方針和激勵措施,並且似乎正在發揮作用。截至2021年10月,在亞洲的綠色債券發行量為605億美元,增幅高達230%8

2021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亦表示將開始根據金融機構持有的綠色債券對其進行評級9。該等固定收益工具目前是中國人民銀行借貸工具的合資格抵押品,亦為其外匯儲備的一部分。

加強綠色融資機會

不斷增長的發行量和機構自上而下的支持為綠色融資領域提供令人振奮的機會。亞洲仍然存在巨大的基礎設施融資缺口,據亞洲開發銀行估計,僅亞洲發展中地區10 每年就存在1.7萬億美元的缺口(這還沒有考慮到疫情的影響)。其中大部分必須為綠色投資,因為該等資金的大部份必須用於應對氣候變化。

簡而言之,對綠色債券的需求有望加快增長。我們亦看到越來越多的非金融企業參與其中,這是增長的積極催化因素11。此外,上述政策支持不僅有助於促進發行和需求。它亦減輕與綠色固定收益相關的某些常見風險。

例如,為了打擊「漂綠 (Greenwashing)」,中國正在積極加強其道德債券標準,使其更加符合國際最佳實行方式。離岸債券尤其如此。所有中國綠色債券發行人必須遵循一個統一框架12。廣泛的政策支持降低了綠色債券對中國經濟發展軌跡的依賴,亦可降低投資者承擔的風險。

儘管如此,在這個領域中尋求不斷增長機會的市場參與者應該留意始終存在的風險和利弊。

揭示亞洲綠色債券的風險

雖然現時正在採取具體措施以提高亞洲綠色債券標準,但仍然存在差距。例如,中國仍允許50%的綠色債券籌資款項用於補充營運資金和償還銀行貸款13。這種「分類差距」可能確實正在縮窄,但仍然帶來潛在的增長限制。

另一項風險是道德理想主義能否應對持續嚴峻的經濟現實。隨著通脹飆升,中國支持電動汽車等新能源行業的綠色舉措可能會進一步推高成本。為了緩解持續的能源危機,中國政府亦被迫放鬆對煤礦經營者的限制,以確保原材料供應充足14 。未來的一個發展可能是綠色能源需求增加,這應該會吸引新的進入者,進而導致供應增長,並將有助於降低綠色能源的生產和消耗成本。

最後,一個持續存在的問題是綠色債券的定價是否高於傳統債券,即「綠色溢價 (green premium)」。證據集合正反兩面,對任何溢價的一種解釋是綠色項目本質上更具競爭力,因此成本更高是合理的15。考慮到簽訂長期綠色電力協議確實能夠保護某些公司免受能源危機的影響,這個論點可能有其道理16。然而,爭論遠未結束。

在綠色融資熱潮中尋求平衡

數據很清楚。綠色債券在亞洲不僅會保持,而且其發行量應該會繼續增加。儘管如此,投資者必須留意風險和利弊,並且需要進行仔細的盡職調查。或者,專注於主權和超國家發行的綠色債券可能是規避大部分風險的有效捷徑,同時仍能捕獲任何上行收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