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亞洲固定收益繼續復甦

亞洲債券已復甦。但這股動力能否延續?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大多數亞洲地區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表現優於其他地區。當然,其中也有例外。例如,菲律賓和印尼仍然要打一場漫長的抗疫戰役。但是,整個區域的形勢正在改善。經濟正在逐漸穩定,而中國的經濟甚至在第 2 季度恢復增長。

亞洲債券市場也呈現出這種改善。自從 3 月份急劇下跌之後,亞洲債券一直呈現穩定和持續上升趨勢。參考追蹤八個主要亞洲經濟體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Markit iBoxx ABF Pan-Asia Index的表現,該指數已經從 3 月份的虧損中恢復,截至 2020 年 8 月 14 日的年初至今回報率(按非對沖美元計為 3.63%1)已回復為正數。

但這僅是亞洲債券市場復甦故事的一部分。

資本回流到市場

從 3 月至 5 月,市場情緒和風險胃納向下導致外國投資者繼續從亞洲債券撤資及湧入避險資產。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外國持有量急劇下跌,只有亞洲債券市場長期的明星——中國錄得資金流入。

但是,隨著新冠肺炎疫情改善,外資已回流,並且亞洲債券市場於 6 月份錄得 64.5 億美元的淨流入,創下 12 個月的最高水平。2 在中國,本地貨幣債券的外資持有量創下歷史最高水平。3

主權債券並非這個逆轉趨勢的唯一受益者,投資者也紛紛買入企業債券。6 月份,在企業發行人的推動下,亞洲美元債券認購也創下 15 個月高位。4

另外,回升的債券並不僅僅為投資級債券(投資級債券目前無疑更受歡迎)。有跡象表明亞洲高收益債券也在復甦,尤其是在得到強勁本地投資者支持的中國。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緩和是資本流入的因素,但它並不是唯一因素。

支持性的宏觀條件 

為了協助對抗經濟進一步萎縮,全球中央銀行已經推出大規模的刺激計劃,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鑒於進一步減息導致一個持久的「長期低利率」環境,該等流動資金被亞洲信貸提供的收益率所吸引。

目前中國主權債券提供較美國國債高 230 個基點的息差,而與南韓的息差處於 75 個基點的穩健水平。5 在很多亞洲地區,尤其是東南亞,溫和的通脹率也提升了此等名義收益率,從而帶來更高的實質收益率。

此外,不論其刺激經濟措施規模的大小,很多亞太地區均具備有利條件以抵禦新冠肺炎造成的衝擊。外匯儲備仍然穩健,並且這些地方的央行仍然擁有推出進一步貨幣寬鬆政策的空間。因此,該等地的優勢造就了支持亞洲債券的宏觀環境。

進一步審視風險

亞洲債券的宏觀形勢樂觀。但是風險仍然存在,而且投資者不應忽略。

其中值得注意的風險在於亞洲企業債券。儘管資金流入強勁,但違約風險仍然高企。路透社分析結果表明,債務償還指標(例如淨債務與 EBITDA 比率和 EBIT 與利息開支比率)處於五年來的最差水平。據引述,航空、房地產、能源和公用事業行業處於違約率圖表的頂端。穆迪也預測非金融亞太高收益債的違約率從 3 月的 2.3% 上升至年底的 6.4%。

在宏觀層面,亞洲債券仍然易受流動性和風險情緒變化的影響。倘若投資者風險胃納開始顯著恢復,亞洲債券(尤其是主權債券)將會受影響。市場憂慮中央銀行收緊流動性(這將會導致更高的融資成本)可能亦會令價格向下。這些綜合因素已經導致中國政府債券價格最近承受壓力。

審慎評估亞洲債券格局整體而言,亞洲債券在目前的低收益率環境中仍然提供具吸引力的風險回報機會,尤其是有關疫情的顧慮仍然是影響風險情緒的主要因素。然而,隨著刺激經濟措施的影響減退,較弱的信貸可能會受影響。因此,堅持持有優質主權和企業債可能是投資者的最佳投資路線。

誠如畢菲特(Warren Buffett)的著名妙語︰「只有當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誰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