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中國主權債券——理想的買入點?

近期的拋售壓力和持續上升的美國國債收益率表明中國債券的前景走弱。這是趁低吸納的理想時機嗎?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
主管及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新
加坡公司主管


俄羅斯出人意表地入侵烏克蘭,對環球市場造成衝擊波,打擊風險情緒及引發股市拋售潮。固定收益市場似乎出現了一個意外的犧牲品——中國主權債券。

數據顯示,2022 年 2 月,外國投資者對中國政府債券減持 350 億元人民幣(約合 55 億美元)。這是創記錄的最大減持幅度,亦是 2021 年 3 月以來的首次下降1。因此,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在月內從 2.72%上升至 2.81%2。這次回調的速度和幅度令人意外,其真正原因尚未確定。

某些市場參與者推測俄羅斯央行一直在出售其持有的中國主權債券,以套取現金。其他人士則指出緊縮的貨幣環境和美國收益率上升是問題的根源,顯著拉低目前收益率提升的潛力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風險胃納下降亦被視為另一個潛在原因。

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上述所有因素的綜合影響。儘管如此,鑒於中國主權債券的拋售壓力持續存在,問題是:投資者是否應該跟隨主流,減少對這個資產類別的配置?

我們對這個問題的想法可以用華倫巴菲特的一句名言來概括:「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在別人恐懼時貪婪」4。與其在面對壓力時削減配置,我們認為有強烈的理由投資於這個資產類別,即使在其他人逃離時。

中國的寬鬆週期才剛剛開始

早在 2021 年 10 月,中國人民銀行 (PBOC) 在短短數週內就向銀行系統注入了近 1 萬億元人民幣 5。此次注資緊接幾個月前(7 月)的存款準備金率下調 6,被視為中國人民銀行走上貨幣寬鬆路線的明確信號。因此,中國主權債券的收益率開始下降,且價格上漲。

這種利好走勢一直持續,直至形勢於 2022 年 1 月下旬開始逆轉。自此之後,收益率一直呈上升趨勢(至 2022 年 3 月 10 日)7 。這導致人們猜測中國主權債券的升勢已經真正結束 8

某些人士亦認為中國的寬鬆週期可能剛剛開始,收益率下降的可能性很大,但這可能僅是暫時的逆轉。

考慮到近期數據顯示中國通脹壓力正在降溫,這為進一步放寬政策提供空間 9 10 11。此外,中國人民銀行於 1 月底才實施首項重大寬鬆措施(下調抵押貸款利率、最優惠貸款利率及中短期貸款利率)12 。隨後,央行行長公開表態,堅定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13

綜上所述,該等數據表明更多政策寬鬆政策即將出台,並且收益率很可能在短期內恢復下行趨勢。雖然這確實會降低中國主權債券的收益率上升潛力,但資本增值的前景可能會帶來比抵銷此下行趨勢更大的補償。整體而言,即使中國主權債券收益率沒有大幅下降,它仍然可以作為避風港,抵禦收益率正在快速上升的已發展債券市場的資本損失。

較低風險的多元化優勢

除了潛在的資本增值外,持有中國主權債券亦可以帶來持續的多元化優勢。

它們與其他固定收益市場的相關性通常較低,因為本地因素對市場的影響要大得多。在美國聯邦儲備局收緊政策,迫使眾多其他中央銀行跟隨加息的同時,中國正在放寬政策,這個事實再次證明其多元化優勢。有多少其他市場具備這種能力? 中國的債務與本地生產總值比率與已發展地區相比仍然較低 14,在投資組合中加入中國主權債券能夠提供較低風險的多元化作用。

這與中國企業債券領域的其他選擇形成鮮明對比,後者的風險似乎一直在增加。鑒於低收益環境,高收益行業對投資者自然十分吸引,但收益率目前已高達不可持續的水平。房地產行業的平均收益率已突破 20%,推高再融資風險,即使更多房地產發展商延遲或拖欠債券還款 15 16

最後一個利好因素是持續的技術支持

富時羅素世界政府債券指數 (FTSE Russell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 亦持續納入中國政府債,這可能帶來每月約 36 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17。這提供一定程度的技術支持,有助於抵銷外國持倉的拋售——即使這僅為暫時性現象。

但是這可能是一個「不確定」。雖然新聞頭條喜歡將 2 月份的外國投資者減持稱為「創紀錄的拋售」,但事實是 350 億元人民幣的減持僅導致總持倉下降 1.4%,使持倉總額從 2.52 萬億元人民幣降至 2.48 萬億元人民幣 18。從這個角度而言,很明顯拋售比新聞頭條所暗示的幅度溫和得多。

目前是否趁低吸納的時機?

在貨幣持續寬鬆和其他中國債券行業風險增加的背景下,我們目前面臨中國主權債券價格暫時下跌的局面。所有這些事實均表明收益率極有可能逆轉其上升趨勢,為把握當前低價而入市的投資者創造資本增值的機會。簡而言之,目前是否趁低吸納的時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