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亞洲固定收益在收益率動盪的環境下保持穩定

儘管通脹預計上升及債券收益率飆升,亞洲債券仍然較為堅挺。我們探討有助於支持區內固定收益市場的三個因素。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債券市場目前上演的最重大事件是我們在數年前看到的「緊縮恐慌(taper tantrum)」的翻版。雖然美國聯儲局(美聯儲)沒有發出任何貨幣緊縮的信號,但多個已發展市場的債券收益率由於新的1.9萬億美元美國刺激方案導致通脹預期升溫而飆升。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於2021年3月26日觸及1.67%,創下一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比2020年底水平高近75基點1。10年期英國金邊債券收益率同期內從0.20%上升至0.76%,而10年期德國債券收益率從-0.58%上升至-0.35% 2,3

上述變化已經影響亞洲股市,區內多個股市在2021年2月出現資金流出及下跌 4,5。然而,在此背景下,亞洲債券仍然堅挺。追蹤八個亞洲市場本地貨幣政府和半政府債券表現的Markit iBoxx ABF Pan-Asia Index從2021年1月31日上升22基點至2021年2月28日的2.88%6

外國投資者的投資興趣仍然高漲,並且退出已發展債券市場以在亞洲尋找避風港。他們從2021年初以來的中國債券凈購買量已經達到415億美元(2020年總購買量的三分之一)。在其他新興亞洲債券市場,這股趨勢甚至更加明顯,資金流入總額超過28億美元,超過去年總額的60%7

該等堅挺表現背後的原因是什麽?

相對收益率仍然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亞洲債券持續受到熱棒的核心在於其具吸引力的相對收益率。例如,截至2021年3月9日,中國、印尼和馬來西亞政府債券的收益率比美國國債高出170至520基點8,9,10。這是重大的利差,而且可以說不會導致風險大幅增加。

由於疫苗接種取得重大進展及經濟重啟導致已發展市場的樂觀情緒持續高漲,收益率可能會繼續上升。這將可能進一步刺激更多在近期恐慌中受驚的投資者湧入亞洲固定收益市場。

持續提供多元化優勢
收益率以外,亞洲債券(尤其是本地貨幣種類)亦向投資者提供持續的多元化優勢。區內的債券維持與已發展市場債券和股票市場的低相關性。在相關性日益趨同的世界,這是一項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優勢。

其中有數個潛在原因。首先是外國投資者的境內持有量相對較低。審視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數據,某些市場(例如馬來西亞和印尼)的外資持有比例相對較高,在2020年底約為25%(而歷史高位接近40%),而其他市場的這個比例更低。例如,中國的外資持有比例一般持續低於10%,泰國和韓國低於15%,及菲律賓等市場低於511

另一個原因是「買入和持有」的心態在本地機構投資者(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主要持有人)之中根深蒂固。最後,也需要考慮長期宏觀觀點。

亞洲的經濟增長故事
雖然債券收益率不斷上升對股票和固定收益投資者均造成負面影響(在已發展市場尤其如此),但這一般是經濟增長樂觀情緒的信號,在目前的情況下,這種樂觀情緒源自新一輪的美國刺激計劃和疫苗接種進展。但是,受益於美國寬鬆財政政策的溢出效應,亞洲也可能實現該等增長。

亞洲經濟復甦的基本因素(對財政和貨幣刺激的依賴程度較低)已經齊備。在環球貿易方面,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報告稱,國際貿易在2020年最後一個季度的大部份升幅來自亞洲。若沒有該等經濟體的貢獻,環球貿易將會繼續下跌12

需要考慮的另一個基本因素是經常賬結餘。例如,中國已經超越德國,取得世界上最大經常賬盈餘之名13。南韓的經常賬結餘已經恢復14,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錄得近十年來最高的盈餘15,16,而印尼在2011年以來的赤字之後連續第二個季度錄得盈餘17

這並不表示當中沒有任何風險。因為亞洲經濟體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更好,亞洲在疫苗接種計劃方面的緊迫性低於西方國家。這導致了亞洲在經濟重啟方面的進度「落後」於其他經濟體的風險18。儘管如此,這是一個短期風險。從長期宏觀角度而言,亞洲市場的基本因素仍然佔據有利地位。

持續堅挺的走勢
債券收益率近期的飆升是一個重大市場事件。它確實對亞洲債券造成影響,即使本地貨幣債券亦為如此。但相對輕微的影響表明其韌性及預示未來的出色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