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亞洲債券:通脹預期升溫之下,基本面保持穩定

投資者預計美國通脹升溫將持續至2022年。鑒於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幾乎肯定會縮減買債規模,亞洲市場的準備有多充足?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通脹繼續影響美國經濟,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承認供應鏈限制實際上已經惡化。事實上,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預計物價上漲將持續至2022年年中1

債券市場似乎認同這一點。國債通脹保值證券與類似期限的普通國債之間的利差(量度市場通脹預期的指標)最近觸及多年高位2。美聯儲目前預計將在年底前開始縮減買債規模3

儘管如此,鮑威爾一直保持鴿派立場,表示目前開始加息為時過早。然而,債券市場數據似乎表明過度偏向鷹派的美聯儲可能會危及脆弱的經濟復甦。

收益率曲線趨平可能是美聯儲過度偏向鷹派的信號

收益率曲線趨平(短期與長期國債之間的利差開始收窄)被視為表示對宏觀經濟前景的憂慮。自6月以來,它開始加快趨於平緩。5年期與30年期國債之間的利差今年初高達1.67%4,而在10月22日僅為0.86%5

這表明市場憂慮美聯儲將被迫大大早於預期加息,以對抗持續的通脹。

亞洲債券投資者應該考慮:加快加息和幾乎可以肯定的縮減前景將如何影響亞洲債券市場? 為了更好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探討亞洲貨幣政策格局及相關的經濟基本面。

各式各樣的貨幣政策格局

亞洲各地經濟復甦的步伐並不一致,貨幣政策的變化反映了這一點。韓國央行在8月加息,是疫情爆發以來首家加息的亞洲主要央行6,儘管它在10月份會議上選擇維持利率不變7。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於10月份決定以上調政策區間斜率(即名義有效匯率)收緊政策,令市場感到意外8

上述兩例中的決策者均指出通脹憂慮是收緊政策的主要推動因素。然而,南韓和新加坡仍然獨樹一幟。大多數亞洲市場在等待經濟重拾增長趨勢期間都將政策利率維持在歷史最低水平。與此同時,中國似乎往相反方向走——尋求審慎地放鬆貨幣政策,而且密切關注通脹9

鑒於利率長期以來一直處於低位,大多數市場利率的唯一走勢似乎是上漲。但中國除外,中國似乎不太可能收緊政策。這使亞洲大部分地區最終追隨美聯儲的腳步收緊政策,尤其是在疫苗接種速度加快和疫情防控措施開始放寬的情況下。

儘管如此,最終導致的結果可能會有很大差異。收緊政策的時機仍然存在高度不確定性,並且寬鬆的貨幣政策有可能在2022年保持現狀。

強大的經濟基本面

好消息是隨著經濟復甦加快,收緊貨幣政策可能會亦步亦趨地發生。儘管預計大多數區域市場到2022年仍將低於疫情前水平10,但其核心經濟基本面依然穩健,尤其是與2013年的「緊縮恐慌」(Taper Tantrum)相比。

例如,與2013年相比,經常帳結餘和外匯儲備均有所增加,後者受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6,500億美元特別提款權計劃的提振11。各央行也汲取了2013年的教訓,建立了強大的戰備基金,以緩衝美聯儲縮減的任何潛在影響12。很多貨幣的實質價值亦被低估,有助於進一步緩解「緊縮恐慌」(Taper Tantrum)帶來的任何影響13。疫情亦導致進口下降,有助於改善經常帳結餘——尤其是在對美國出口仍然強勁的情況下14

這並不是說亞洲經濟體沒有面臨任何挑戰。新冠病毒病例捲土重來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防控措施及限制經濟增長。政府開支在疫情期間增加已導致財政赤字加劇。亞洲通脹雖然比美國溫和,但仍然令人憂慮,尤其是在大宗商品價格呈上漲趨勢的情況下。

綜合考慮,亞洲經濟基本面保持穩定。亞太區大多數地區這一次亦處於更加有利的位置,以應對美聯儲的縮減措施,甚至包括加息。由於全球投資者追逐收益率,亞洲債券仍可對投資組合發揮寶貴的補充作用。

較高收益率可能提供吸引的入場機會

大多數亞洲主權債的收益率全年都在走高,但中國和越南是明顯的例外。雖然漲幅低於美國國債收益率,但利差仍具吸引力。例如,截至10月25日,中國主權債的收益率比10年期美國國債高1.36%,而菲律賓和印尼的收益率更分別高3.34%和4.42%15,16

此外,如果收益率曲線一如預期趨於平緩,且美國經濟復甦即將停滯,多元化則顯得更為重要。亞洲主權債可提供上述的多元化優勢,而不會產生企業債可能帶來的額外投資組合風險。並且錦上添花的是大多數亞洲主權債的收益率呈上升趨勢,將為投資者帶來吸引的入場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