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亞洲債券資金流出 - 趨勢可能會轉向嗎?

即使亞洲債券資金持續流出,不少新興市場的風險亦屬不良類別,但趨勢卻有轉向的跡象。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及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新加坡公司主管


今年,外國投資者資金流出亞洲及新興市場債券已成為一個經常性主題。在截至2022年6月底的六個月內,市場參與者從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撤出了500億美元1。與此同時,僅在6月份,他們從印尼、泰國、馬來西亞、南韓和印度債券中撤出了超過50億美元2

然而,即使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在2022年7月底將利率再上調75基點,並表明其鷹派立場,示意利率將被進一步提升4,這趨勢可能正在轉變。

美國國債收益率不會隨加息而增加

資金撤出債券的主要驅動因素之一是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隨著更多次的加息將會出現,收益率和資金流出可能會增加。然而,美聯儲加息模式和十年期美國國庫券收益率的比較說明兩者不一定同步。

例如,2022年6月14日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達到3.48%,為當年截至當時的高位5,那是7月27日美聯儲加息75個基點前超過一個月。當時,收益率其實已跌至2.73%,比6月中旬的高位低75個基點。

緊記,聯邦基金利率只是影響國債收益率的眾多因素之一。市場亦反映了其他方面,例如經濟衰退風險、通脹預期及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規模。美國經濟增長放緩、通脹預期降低以及資產負債表收緊,都是支持美國國債收益率已經見頂的理由——無論加息是否持續。

亞洲貨幣增值的強大潛力

正如國庫券收益率不一定與聯邦基金利率同步,美元的強弱也是如此。美元走高成為今年一個普遍話題,迫使其他央行跟隨加息,甚至冒著輸入通脹的風險。

美元強勢指數 (Dollar Strength Index) 反映其於2022年7月15日達到高位,在美聯儲加息6數週之前。值得留意的是,許多亞洲貨幣對美聯儲7月的加息反應正面7。這對本地貨幣債券是一大恩惠,因為它們的回報受到美元走強的負面影響。

美國通脹放緩可能表明美國的利率快將見頂

雖然美聯儲今年可能會繼續加息,但利率見頂可能比原本想像的來得更快。在美聯儲於2022年7月加息後,市場似乎立即在定價中反映利率接近頂峰8

2022年7月,美國消費者通脹數據支持了這一說法,該數據表明價格上漲較市場普遍預期更趨放緩,按月通脹持平9

亞洲經濟增長強勁

亞洲相對強勁的經濟增長也預示著趨勢的轉向。第二季度本地生產總值數字顯示,馬來西亞10、印尼11、菲律賓12、南韓13和台灣14等市場表現強勁。雖然中國的本地生產總值增長急劇放緩15,但主要是受其對新冠疫情的清零政策影響,而非任何相關經濟基本面。

這與美國形成對比,美國本地生產總值最近連續兩個季度錄得負增長16。雖然政策制定者堅決避免「經濟衰退」,但美國現在已正式符合了其中一個最常用的衰退量度標準,這是個簡單的事實。

此外,亞洲不僅與美國形成對比,與其他新興市場也存在對比,其中多個新興市場未有經歷韌性的經濟增長。事實是,剛好相反。

許多較弱的新興市場信貸擁有超過2,500億美元的不良債務,帶來觸發違約累積的風險17。斯里蘭卡可能已首先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 ─ 薩爾瓦多、加納、埃及、突尼西亞和巴基斯坦可能是下一個。

隨著我們進入2022年後期的階段,這種差異可能會變得越來越明顯,並且我們可能看到全球投資者轉而回來投資更強的亞洲信貸。

趨勢是否經已開始轉向?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研究了為什麼亞洲債券市場(特別是本地貨幣政府債券)的資金外流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逆轉。然而,有跡象表明這情況正在發生。據報導,2022年8月的首10天,全球投資者淨買入17.1億美元的韓國債券和7.21億美元的印尼債券18

一旦上述其他因素開始發揮作用,問題就會變成:這種緩慢流入的資金會變成洪水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