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亞洲鞏固其作為可持續債券中心的地位

隨著亞太經濟體專注於清潔能源和淨零排放,區內的可持續固定收益市場蓬勃發展,道德債券的發行和銷售強勁。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及
道富環球投資管理新加坡公司主管


亞洲綠色債券今年的增長勢頭有增無減,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止六個月期間共籌資 743 億美元。這佔全球可持續發行總量三分之一。中國佔大部分交易額,有 116 個組織透過 190 宗交易在市場上融資 482 億美元1。這股趨勢似乎將會延續,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在 6 月表示將推廣過渡債券,尤其是在電力、建築和航空等行業,藉以協助中國在 2060 年前實現其碳中和目標。

區域發展步伐

在區內的其他地方,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透露計劃出售價值 20 萬億日元(1,570億美元)的綠色債券2。日本的工業亦反映此速度,它們正在加快推進凈零目標,巨額的過渡債券交易遠超過 2021 年的交易量3

在新加坡,政府出售全球首隻 50 年期主權綠色債券,該債券於 2022 年 8 月初推出市場。24 億新加坡元(17億美元)的超額認購交易將為這個城邦國家的環保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4

較小市場今年也很活躍,菲律賓最大的貸款機構首次出售道德債券,在 2022 年 1 月底籌資 530 億菲律賓比索。5。更廣泛而言,亞洲開發銀行目前是社會債務的第二大發行人6。它協助泰國的一家國有銀行首次發行社會債券,籌集的資金專門用於旨在扶貧及縮小平等差距的項目7

專注於能源的發行佔主導地位

能源過渡債券正在進一步崛起,在區內佔據主導地位,上文所述的日本就是這個發展的一個最佳範例。整個地區正在起草路線圖,以協助公司及時向清潔能源過渡。與此同時,我們看到公用事業公司、重工業、航空公司和汽車製造商發行債券。

債券投資者亦應關注可能預示固定收益市場未來發展的近期新聞。其中包括對可再生能源的關注,一名具領導地位的印度銀行家預測對該行業的投資到 2030 年將達到 1,500 億美元8

同樣,印尼的國有公用事業公司已指定投資 350 億美元於水電和太陽能項目9,而在新加坡,多家公司獲邀參加跨境可再生能源網絡開發的招標10。另一方面,隨著企業尋求擴張資金,亞洲在電動汽車及相關零件製造方面的領先地位可能會提振債券市場。

缺乏標準仍會帶來挑戰

當前背景可能看似令人鼓舞,但挑戰仍然存在。歐盟已經建立適用於整個歐盟的通用綠色分類法,鞏固了其在統一 ESG 財務標準方面的領先地位。相比之下,亞洲缺乏類似的區域框架,若建立該等框架,將使投資者、企業和政府更容易邁向淨零目標。

目前,是由各司法管轄區採用個別分類法組合。例如,2022 年 1 月,債券發行人氣候報告在新加坡交易所成為強制性規定,以與氣候相關財務披露工作小組 (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 TCFD) 保持一致。相反,香港交易所在 2025 年之前不會強制要求披露該等報告,而馬來西亞股票交易所仍在制定其立場。

共同分類法的出現

但是,這並不是說統一分類方法不在考慮範圍之內。事實上,建立綠色分類法共同基礎的工作仍在進行中。我們看到東盟的Catalytic Green Finance Facility和Green Recovery Platform出現了正面的發展。它們組成東盟可持續金融分類法的一部分,該倡議由區域財務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提出。它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 26 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上首次發佈,旨在促進可持續活動和投資。它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功,並獲泰國央行承諾根據該等原則制定其規則。

固定收益市場活動可能比分類框架的建立跑得更快,但隨著歐洲的發展為可實現的目標樹立一個藍圖,兩者最終應可保持一致。最終,這應該會為亞洲本地貨幣債券投資者帶來支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