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細看衝向亞洲債券的「綠色金融浪潮」

亞洲綠色債券的發行量在2021年激增,然而固定收益投資者又應否改變策略來迎接這股新的「綠色金融浪潮」?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隨着全球溫度不斷上升,ESG(環境、社會和管治)投資已成為熱門話題,環球ESG資產有望在5年內突破53萬億美元1 。雖然這些資金大部分流入股票市場,但固定收益領域也出現同樣的趨勢。

僅在2021年的前五個月,環球綠色債券發行總額就達到1,948億美元,佔2020年總額的80% 2。亞太區佔這發行總額中的690億美元 3,當中以中國為首,佔261億美元。儘管亞太地區發行的新債券份額仍落後於歐洲和美國,但其今年的增長令人驚訝。例如,中國的數字已幾乎與2020年全年270億美元的銷售額持平。

自上而下的目標和自下而上的需求

自上而下的目標和自下而上的需求都在推動這增長。美國總統拜登不僅重新加入巴黎協定 (Paris Agreement),亦宣佈雄心勃勃的新碳排放目標4 。歐洲聯盟(歐盟)的《可持續金融披露條例》(Sustainable Finance Disclosure Regulation) 最近生效,讓市場參與者更容易評估這些綠色投資5 。投資者現在亦更清楚了解到忽視ESG因素所帶來的真正風險,尤其是與大流行相關的風險。

亞洲在ESG債券領域的快速增長也遵循着相同趨勢。例如,中國希望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日本和南韓都計劃在2050年前實現相同目標 6,7 。新加坡也致力在2050年前將温室氣體排放峰值(預計於2030年)減少一半  8

亞洲債券為國際投資者提供額外多元化及收益率回升,亞洲亦從中受益。隨着流動性充裕的外國參與者不斷湧入亞洲債券市場9 ,投資該地區的ESG債券可讓他們同時實現其有關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企業和政府都參與其中

雖然綠色債券的發行主要與企業相關,但亞洲各地政府的參與程度亦開始有所增加。例如在印尼,由政府主導的12.5億美元綠色伊斯蘭債券 (Sukuk bond) 於2018年發行,是亞洲首個該類主權債券10 。香港已累計發行35億美元的綠色債券,其中包括一隻期限為30年期的綠色債券11

同時,新加坡在2021年預算案中宣佈,將使用綠色債券為選定的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已確定的項目金額高達141億美元12 。2021年6月,與政府有關聯的勝科工業(Sembcorp Industries)為首次發行的綠色債券定價為3.03億美元13

企業方面,我們亦看到市場上出現更多創新綠色債券結構。例如,2021年6月,一間中國國有汽車製造商的金融附屬公司發行了1.426億美元的綠色債券,由新能源汽車的汽車貸款現金流支持 14。是次里程碑式發行,可能為該領域的其他證券化結構預先鋪道。

亞洲綠色債券發行量的增長從表面上看固然令人驚訝,但當中隱藏更深層次的問題。

綠,但仍未夠綠?

「漂綠」(Greenwashing) 是指讓一間公司純粹在表面上看來有可持續發展的做法。由於有不同標準釐定債券是否足夠「綠」,部分亞洲綠色債券引起了投資者懷疑。

例如在中國,當地法規規定,該等綠色債券發行的收益中最多有50%可用於增加營運資金或償還銀行貸款 15。相反,國際準則規定有關分配不超過5%。由於允許使用如此大筆撥款為日常運營和償還債務提供資金,投資者不禁產生疑問:這些綠色債券有多環保?

中國並非唯一面臨這種質疑的亞洲國家。2020年,一間南韓公用事業公司透過發行綠色債券籌集了5億美元。後來,該公司被揭發計劃在越南和印尼投資新的燃煤發電廠。雖然綠色債券的銷售收益未用於上述投資,但公眾觀點顯然對此不太滿意16

儘管亞洲的綠色債券領域可能不盡完善,但亦正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例如,從2021年7月起,中國將停止所謂的「潔淨煤」和二次油氣開採項目使用綠色債券融資 17

然而,從投資者的角度出發,問題是:亞洲綠色債券是否勝過普通債券?

綠色投資值得參與嗎?

隨着機構投資者需要更多ESG資產,有證據證明「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 的存在,即有關資產可以獲得的溢價 18。對於固定收益而言,這將等同於綠色債券發行人向投資者提供較低的票息率。

可以肯定的是,證據同反參半,因為有其他研究質疑這種溢價的存在 19。投資者還必須考慮綠色債券不一定等於較低風險。例如,2020年3月,一間印度灌溉公司出售的綠色債券因未能支付利息而陷入違約 20

隨着綠色債券在亞洲固定收益市場中的所佔份額持續增長,同類的企業發行違約事件可能變得更常見。目前,綠色債券仍僅在更大市場中佔微細部分,即使在中國,綠色債券也僅佔整個債券領域不足1% 21

仔細風險分析仍然重要

因此,投資者應謹慎會否在仔細審查過程中優待綠色債券。風險較高的公司發行人渴望藉著投資者對ESG資產的需求獲利,因此仔細的風險分析仍然重要。

就此看來,投資者投資廣泛的亞洲政府債券可能更好。違約風險要低得多,而且仍可享有收益率回升和投資組合多元化等優勢。此外,隨着各政府加強綠色債券的發行,可能亦為投資者帶來他們所需有關ESG資產的投資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