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觀點   •   資產配置

2021年可能成為亞洲債券利好一年的3個原因

自2020年3月的市場震盪以來,亞洲本地貨幣債券一直表現良好。以追蹤八個亞洲市場的本地貨幣政府和準政府債券的Markit iBoxx ABF Pan-Asia Index為例,從2020年3月的低位至2021年1月上旬的高位,漲幅有15.9%1 。儘管之後略有下跌,但該指數仍在2021年1月底時接近七年來的最高水平。

黃慶祥, CFA, CAIA
債券投資管理亞太區主管

這個輕微回落的原因很大可能與環球風險胃納有關。亞洲本地貨幣債券確實受惠於市場情緒的復甦。不過,在美國新冠疫苗和新的財政刺激措施的推動下,進一步的樂觀情緒可能促使一些投資者的風險胃納上升而投向股票。

儘管如此,我們認為當前的市場環境仍然利好亞洲固定收益。我們歸納以下3個原因:信貸基本因素,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貨幣升值。

具彈性信貸基礎

儘管存在市場差異,亞洲在應對疫情方面相對歐洲或北美做得較好 2 。在經濟方面,雖然最新的本地生產總值(GDP)數據仍可預見顯示同比下跌,但復甦動力已經出現。即使如此,也存在例外,比如中國和越南,前者的GDP年度增長從第二季度開始已出現,而後者從未出現負增長  3, 4

當然,亞洲經濟體也正在面對財政壓力。但較低的債務佔GDP比率5  和較高的本地儲蓄 6 ,再加上選擇規模較小的刺激措施,意味著未來的財政狀況惡化程度會較有限。例如,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估計,到2025年,亞洲新興市場的政府債務將佔GDP的77%。雖然這是疫情前的兩倍水平,但與預計超過125%的已發展經濟體相比仍是較有利 7

對收益率追求仍然繼續

在疫情爆發前和期間,亞洲較大的財政空間相連會對中央銀行慷慨援助的依賴程度較低。儘管亞洲的利率已經全面下降,但其實早已存在減息空間。債務貨幣化已經在亞洲經濟體發生,例如印尼,但這些特別例子卻表明只是暫時性的 8。這與歐洲中央銀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和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正持續實施的資產購買計劃形成了對比 9

基於美聯儲預計將在2023年底或2024年開始加息 10, 11,所以相對收益率仍具有吸引力。整個地區普遍低迷的通脹推高了實際收益率,進一步支持這個事實 12

美聯儲的寬鬆貨幣政策也為市場注入了大量流動性,這些流動性正迅速流向亞洲為尋求更高的收益率。例如,2021年1月的第一個星期,亞洲以美元計價的債務達到創紀錄的228億美元,顯示出強勁的需求和外國投資者對該地區債的配置持續增加 13。2020年12月,美聯儲還將兩項流動性計劃延長至2021年9月,證明其保持流動性持續的承諾 14

貨幣升值

最後兩個因素是支持更廣泛的亞洲固定收益市場。在這個範圍內,貨幣效應亦促進了亞洲本地貨幣債券。寬鬆的貨幣政策給美元帶來了下行壓力,可以看到Bloomberg JPMorgan Asia Dollar Index自2020年3月以來逐步上升,達到三年高位15。貨幣的升值進一步增加了亞洲本地貨幣債券的收益率。

風險應對

雖然這三個主要因素對亞洲固定收益(特別是在本地貨幣領域)預示良好的發展,但投資者也應密切注意風險,其中之一是美聯儲加息的速度快於預期。這可能會導致「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從而導致美元升值,流動性收緊,相對收益率下降。

幸運的是,所有跡象都表明,至少在未來幾年,美聯儲對其與市場發出的公報持謹慎態度,以避免加息預期引發拋售。美聯儲目前承受保持市場上漲的巨大壓力,這使突然加息的可能性非常低。然而到發生時,亞洲應該已經進一步加強了其財政韌性。例如,即使新冠疫情爆發,多個地區仍保持了經常賬戶盈餘,甚至從赤字轉為盈餘,例如印尼 16

債務危機的可能性雖然很低,但仍一直存在。不過,任何違約浪潮都可能首先衝擊到企業,而且從較高收益的行業開始。因此,在亞洲固定收益的風險與回報之間權衡十分重要。專注主權債券可能是找到這種微妙平衡的最佳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