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沛富基金為交易所上市買賣基金,尋求提供在扣除費用和開支前與 Markit iBoxx ABF Pan-Asia Index(「指數」)回報相若的投資回報,惟其回報或與指數出現偏差。
  • 沛富基金主要投資於八個亞洲市場的政府及半政府當地貨幣債券,包括中國、香港、印尼、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及泰國。
  • 投資涉及風險,包括涉及亞洲已發展和新興市場債券的風險,投資者或會損失部分或全部投資。
  • 沛富基金並非進行「積極管理」,亦不會試圖「跑贏」其緊貼的市場。
  • 東亞及太平洋地區中央銀行會議(「EMEAP」)的中央銀行及金融當局成員與沛富基金的其他投資者相似,各自有權出售其持有的單位權益。無法保證 EMEAP 的中央銀行及金融當局成員將繼續作為沛富基金的投資者。
  • 沛富基金的交易價格可能與每基金單位資產淨值不同。
  • 沛富基金可能並不適合所有投資者,投資者不應只按照此網站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前,投資者應細閱基金的招股章程包括風險因素,考慮產品的特點、投資者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等,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

關於我們

沛富基金的來源 重新塑造經濟韌力: 亞洲金融危機



1997 年,亞洲經濟神話突然崩潰。區內經濟開始走弱,而且銀行拒絕讓各公司以美元借入的短期借款續期。信貸枯竭。政府促使其貨幣貶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介入。借款人的債券違約超過 400 億美元1。流動性危機和金融危機橫掃整個地區。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官方機構團隊的政策和研究主管  Elliot Hentov 表示:「這是一個非常恐慌的時刻。」

他表示當情況穩定了,區內各地政府認識到缺乏本地貨幣長期借款導致該次危機。這產生了若干影響,其中最重要的是需要擺脫可能導致危機加劇的短期外幣借款。

為此,由亞洲 11 家領先央行組成的聯盟向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尋求制定一個獨一無二的解決方案,以鼓勵建立強大的本地貨幣債券市場,(專家相信)該等市場可有助於限制 1997 年金融危機造成的損害2。 在局外人看來,選擇道富環球投資管理令人頗感意外。當時,本公司在這個領域並沒有長期往績。

然則,為何亞洲地區聯盟選擇道富環球投資管理?官方機構團隊環球主管  Louis de Montpelier 表示︰「我們出於多個原因成為聯盟的理想合作伙伴,

本公司的信託文化及風險管理的專業知識,再加上我們優越的資金管理能力,均有助建立信心。」

透過使用本公司用於所有其他現有指數委託的相同投資組合管理和風險分析系統,道富環球投資管理證明了其系統能夠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在整個市場實時無縫運作。Louis 表示︰「我們證明了我們能夠利用我們在其他領域積累的專業知識,以我們管理其他業務相同的方式,管理他們的委託業務。」

由此得出的解決方案是區域性本地貨幣債券交易所買賣基金 (exchange-traded fund, ETF),是獨一無二、採用客製指數化、複雜的平衡和偏向於主權評級和流動性等因素的指數方法。沛富基金(ABF Pan Asia Bond Index Fund, PAIF) 是低成本固定收益 ETF,能較輕易透過投資促使儲蓄回流至亞洲經濟。同時,它在結構上採用每日新增和贖回限額,確保基金不會因資金流入或流出而受到重大影響。Louis表示:「沛富基金允許中央銀行協助預防未來危機,同時也為原本無法投資於該資產類別的投資者帶來投資機會。」

十多年後,沛富基金不斷發展壯大,資產管理規模達到 40 億美元3。 更重要的是,亞洲經濟體亦是如此。流動性充裕,並且可以將需要資本的當地和區域政府與投資者配對。全球機構增加了對亞洲債的投資,而亞洲債目前獲納入眾多覆蓋廣泛的全球指數之中。此外,債券發行的大多數主要買家目前位於亞洲。Louis 在回顧過去時表示︰「在很多方面,沛富基金協助陷入危機的地區解決了如何回收儲蓄的問題,這不僅協助他們再投資於他們的經濟,而且以多個方式作出了革新。作為一名資產管理人,這已經是無可挑剔。」